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互联网金融企业都在做啥?

互联网金融企业都在做啥?

2015年01月20日 10:10 人民政协报

最近,众多渠道汇总出这样一条消息:用于规范和保护我国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国字头”指导意见,距离出台已进入倒计时。

针对即将到来的监管明朗时期,互联网金融企业依旧有很多期待:在经历了行业跑马圈地、跑路乱象等情况后,平台企业更倾向于“门槛”管理,同时,他们也期待,监管政策能采取“负面清单”制,为他们的创新之路留出余地。

政策近到能听见脚步声

让行业嗅到监管政策即将出台两个较为明确的信号,分别来自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15年1月4日到深圳前海微众银行考察时关于“要在互联网金融领域闯出一条路子,要降低成本让小微客户切实受益,这也能倒逼传统金融加速改革”的表态,以及央行1月8日至9日召开2015年工作会议时将“加快推进金融改革开放,促进互联网金融创新规范发展”定为2015年工作的主要任务。

当监管政策近到能听见脚步声,行业自律水平也达到了一个阶段性的高度。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互联网金融整个行业的收益率水平一直呈下降趋势,年化收益率已经普遍在17%以下,一些较为出色的平台将所有项目的融资成本控制在了14%以下,并且计划进一步调低融资端成本,以此更好地助力实体企业。之所以有这样的思路,很多平台表示,不能将经济新常态这个大背景与金融活动割裂开来,如果明知企业所在行业处于受到新常态影响的调整期,甚至遇到生存挑战,平台与担保公司还要在一笔融资上不断加点位,最终让融资成本超过20%,这对企业、投资人和平台来说,或者都意味着要承担更大的风险。

不过,时隐时现的监管脚步声中,还掺杂着一些不良平台的关门跑路声。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4年12月问题平台事件集中爆发,单月问题平台多达92家,问题平台的月发生率由当年初的1.36%上升至5.65%。对此,网贷之家创始人、CEO徐红伟表示,对跑路的监测依旧是后知后觉,仅靠第三方数据也很难去预判一个平台是否会跑路,因为第三方数据不具备强制性,只能是事后分析,研究平台跑路的一些规律。“但有一点需要明确,正规的平台即便项目出现问题也不会跑路,因为投资有风险,投资人也要承担责任,而跑路的平台,可能从一开始就动机不纯,带有欺诈目的,因此监管条例的出台,能够屏蔽掉80%的问题平台。”

徐红伟同时表示,不仅要设定平台注册资本、股东情况等门槛,还对于平台交易流程进行监控,平台项目要向有关部门,比如地方金融办或银监局报备,项目要有统一的展示平台,线下业务需要将交易流程搬到线上。同时要加大对平台自融的查处力度,要通过细化监管门槛,实现资金托管和去向监管,比如可参考企业在银行借贷用于支付某项费用时,银行会把钱直接打给第三方的做法。

行业主动梳理“门槛”

目前,互联网金融小伙伴们在为监管条例出台做着最后的准备。有利网CEO刘雁南就表示,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监管的明确,只有待监管明确之后,相应的企业才能知道不应该去做哪些事情。“我们欢迎监管细则的出台,同时,在监管细则尚未出台的情况下,我们也积极规范地开展业务,保持跟监管层的密切沟通,应监管要求随时调整现有业务。”

而据中瑞财富CEO张巍薇介绍,他们的平台也在办理增资以配合监管政策的出台。她同时表示,虽然政策“要出没出”的状态持续一段时间了,但条例中的一些内容,与市场预测的版本或不会出现太大出入,在她看来,有四条内容或成为业界配合监管政策出台、已经开始自觉执行的“预备条例”。

第一条是门槛管理。注册资本1000万元是个节点,在此之下的平台会有些危险,而高于1000万元的平台,其注册资本与交易总量之间是否应该建立分级?也就是要让注册资本与交易规模对应上,在比率上要有监管标准,控制交易杠杆,提升行业的抗风险能力。

第二是明确资金托管,所有网贷平台不应触碰投资人资金,而是交由第三方金融机构进行托管。

第三是平台透明度要提升,不能只做简单的信息服务,以较低的信息披露水平为平台换来免责条款。未来,应当充分尽责信披,在水平和程度方面,希望监管层提出明确而量化的要求,这也有利于平台明确责任。

第四是坚决不做资金池,保证项目与资金一一对应,避免因期限错配带来的流动性风险。

张巍薇提到的这四点代表了行业内相当一部分平台的思路。而这四点监管期待之所以能够被总结出来,风险教育发挥了很大作用。

事实上,一直到去年年中,在多场会议上谈及对互联网金融,特别是P2P网贷平台的监管时,一些平台创始人还不希望监管方用一个有具体指标的门槛“限制”住他们的发展,但伴随着新增平台小伙伴的数量与跑路的无良平台数量双向激增、平台之间在获客环节上的争抢不时挑战底线,人们意识到,来自监管层的门槛其实是最好的保护。

与此同时,平台逐渐发现,监管层和投资人最不希望平台碰的就是资金;对于信息披露,也有着更为具体的要求,不希望平台借象征性披露以免责;对于资金池,监管层的态度更是明确的,借新还旧在传统金融机构的理财业务上都已经“玩不转”了,互联网金融也应该堵住这个口子。

期待鼓励创新的“负面清单”

“之所以拖了这么久,有一种说法是国务院希望监管层能够给予互联网金融更多的发展空间,在监管方面不应过于保守,这一点从李克强在微众银行的讲话中也能看出来,所以监管层还在完善相关条例。”在谈到这一话题时,点融网共同创始人、联合首席执行官郭宇航这样表示。

即便如此,学法律出身的郭宇航这次给监管层的努力点了个赞。在他看来,这份指导意见的制定有着太多的不容易。“这个行业发展得很快,有不少P2P平台其性质是类金融资产交易所,做的业务包括了无抵押信用贷款、抵押贷款、打包资产,甚至也开始介入一些政府地方债,换句话说,政策如果迟迟不出台,行业野蛮生长会更加肆无忌惮,而且一些概念,比如纯线下业务算不算是P2P平台等,也会更模糊,但即便监管迫在眉睫,政策的分寸把握同样很关键。”

在郭宇航看来,如果将很多东西排除在外,则监管层会让人感觉过于保守、扼杀创新,而如果政策过于宽泛,又等于没有监管,这就很考验监管智慧,“既要有门槛、标准,还要保持一定的弹性,而这种弹性又不能招致漏洞,这事真的不容易。”

他同时表示,任何一个貌似合理的监管要求,背后所涉及的对平台的影响程度是不一样的,如果不做好评估和平衡,的确会误伤一些人,当然,监管政策都不是完美的,要兼顾主流。

“比如,我们假设监管层会在平台单笔交易规模和注册资本之间设定一个系数关系,那么,像点融网这样做小额无抵押贷款的平台就会受益,因为资本金压力没那么高,发展就会顺当,但那些动辄一个项目就上千万元的平台,可能就面临资本金要求一下子变大的问题,这部分平台的发展或者就会受到影响。”

另外,郭宇航提到,监管层对于整个行业的掌握程度是有限的,现在除了运用第三方数据外,监管层自身没有一个数据口径,而第三方的数据不一定是完整且完全准确的,这会影响监管层对行业的判断。在这种情况下,要出台一个符合全行业发展情况的监管政策,难度不小。

而谈到对监管政策的期待,郭宇航表示,首先期待一个门槛,将一些误闯入者挡在门外,让有实力的人通过市场竞争脱颖而出。

其次期待负面清单管理。“中国是成文法系国家,成文法系的一个特点是法律的设置和拟定需要较长流程,目前立法的力量既难以兼顾到互联网金融这样一个较小的领域,也难以跟上这一业态的变化。反而是监管层政策的不断修订会起到作用。”

郭宇航同时表示,监管要留有一定的弹性空间,应当列出不能做的事情,提出红线,对于没有在负面清单中的创新行为,允许有一定的观察期和宽容过渡期,再决定是否允许他们那样操作,要有豁免,要避免“秋后算账”,有明晰的表态,排除创新路上的障碍,这样创新企业才会有动力,去做满足客户的尝试。

对此,花果金融CEO惠轶也表示,需要适当提高准入门槛,才能比较平衡地解决目前市场上的一些乱象。“而对于行业里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线下业务的问题,我认为应当先梳理问题,要有负面清单,也要给现存的一些问题留有处理的时间,待将来时机成熟再进行实质性的监管。”


恭喜您升级为金牌推荐人
您后续推荐好友可享受金牌推荐人奖励规则,获得好友收益10%的超值返现!
恭喜您升级为银牌推荐人
您后续推荐好友可享受银牌推荐人奖励规则,获得好友收益5%的超值返现!
元现金到账啦 马上查看奖励
您有未领取的元现金红包哦 完成一次投资即可领取 立即投资
您还有个未分享的红包哦 红包分享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小伙伴